李光荣_好大夫在线

李光荣

主任医师 教授

好大夫工作室 感染内科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0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1561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李光荣

主任医师 教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话题:传染病:严峻而持久的挑战 ——为世界卫生组织而作(旧文)

医生头像

李光荣大夫

好大夫工作室

感染内科

发表于:2018-10-24

1楼

举报  

        一个医生的书房,往往是简单的。我的书房里,除了我精心保留的大学时代发的讲义,我后来教书的讲稿、论文和医学专著的初稿,此外便是医学书和医学杂志,以及几幅挂图。职业使然,别无他物。今天随意翻到一篇过去写的文章,重发,作为一段生活的纪念。好大夫工作室感染内科李光荣


染病:严峻而持久的挑战

——为纪念世界卫生组织成立50周年而作

 

李光荣

 

      1946619日,各国代表聚会美国纽约,商讨组建一个国际性卫生组织,并审议了《组织法》草案。194847日,该《组织法》得到联合国批准,同年624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th OrganizationWHO)在日内瓦召开了第一届世界卫生大会。今年,恰逢WHO50华诞。

       在WHO50年的历史上,举办过49个“世界卫生日”,其中近10个卫生日的主题与传染病有关。我们记得,1997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全球警惕,采取行动——防范新出现的传染病。这是我最关注的主题。

        传染病是人类的夙敌。历史上,传染病曾经一次又一次流行,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甚至对人类的生存造成极大威胁,其危害有时超过战争和严重的自然灾害。例如,居烈性传染病之首的鼠疫有3次世界性大流行,第一次大流行持续了半个世纪,死亡近1亿人;第二次大流行此起彼伏持续了300年,仅欧洲就死亡2500万人,占当时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意大利和英国死者占其人口的半数,被称为“黑死病”;第三次大流行波及60多个国家,其传播速度之快、波及地区之广,远远超过前两次大流行。重翻历史,至今令人触目惊心,唏嘘不已。

       长期以来,人类与传染病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其顽强、其悲壮,完全可以称得上“可歌可泣”。回顾此一历程,应该说,20世纪是人类征服传染病取得成就最辉煌的时期,肆虐数千年的天花被最后消灭了,麻风、脊髓灰质炎被消灭的日子也为期不远了;白喉、麻疹、百日咳、破伤风、结核病等婴幼儿的“杀手”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由于多种抗生素的问世,不少过去令人闻之色变的“瘟疫”不再为害人间;另外,近年来极大地改进了对传染病的监测、预防和控制途径的研究,加强了对药物和疫苗的开发,并把传染病防治列入了国际议事日程,由WHO协同各国组建起了一支与传染病斗争的全球同盟军。上述成就,WHO功不可没。

        然而,人类要征服传染病,道路依然曲折漫长。WHO发表的世界卫生报告表明:传染病仍然是人类第一杀手。以1995年为例,全世界死亡共5200万人,其中1700多万人死于各种传染病,并且多数是婴幼儿。目前全球57亿人当中约有半数受到传染病的威胁。在各种传染病当中,疟疾每年发病高达5亿人,其中200多万人丧生;急性呼吸道感染每年造成400万儿童死亡;霍乱、痢疾等腹泻病每年导致300万人死亡;新生儿破伤风每年造成数十万婴儿死亡;性病患者已达3.5亿;近15年拉美地区流行最烈的是登革热,其它地区也有该病流行,1995年发病60万人,死亡2.4;最为严重的是病毒性肝炎,乙肝每年造成上百万人死亡,丙肝发病率连年上升,甲肝、丁肝和戊肝在某些国家和地区流行,一些新的肝炎病毒及由其引起的肝炎又陆续被发现,成为本世纪困扰人类的“超级瘟疫”。作为肝病/感染专业医生,我对病毒性肝炎、尤其是乙型肝炎的危害亲眼目睹、感同身受,深知其治疗难度,对该领域每一个或大或小的进展都由衷地高兴,同样地,对于面对的问题也忧心仲仲。

        WHO认为,当前人类征服传染病的斗争比以往更艰巨。有些似乎已被征服的传染病重新出现,如1990年俄罗斯发生白喉流行,波及东欧15国,病例逾10万人。有些区域性传染病正在昔日的“安全地带”蔓延,如60年代还局限于印度尼西亚个别地区的埃尔托型霍乱,目前正在全世界流行。有些疾病的病原体产生了抗药性,使医生束手无策,正如一位权威人士所言,目前治疗某些传染病的药物只有一、两种,一旦细菌产生了抗药性,那么我们就彻底回到了抗生素发现以前的时代,其结果可想而知,如被称为“白色鼠疫”的结核病,近年来耐药菌株严重流行,致使结核病每年造成300余万人死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过去20年中又出现了30种新的传染病,其中艾滋病、埃波拉出血热等既无药物可治疗,也无疫苗可预防,是人类面对的新的致命杀手。目前艾滋病感染人数已达2400万,其中400万人已死亡;流行在扎伊尔的埃波拉出血热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占感染人数的80%。由于长期变异,某些原来对人类威胁不大的病原体也可能变化成致病力很强的病原体,由其引起新的疾病,如果传播机制又容易实现(如通过空气经呼吸道传播),其后果不堪设想。WHO总干事在报告中发出警告:“我们处在一场传染性疾病的全球危机的边缘。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躲避这场危机。”

        传染病卷土重来的原因是复杂的。一些研究者指出,人类和病原体都在变化;病原体繁殖很快,进化也很快,其一天内的变化,可能相当于人类一千年中的进化,因此,人类在这场“竞赛”中处于很不利的地位。同时,一些动物(有些是原始森林中的动物)身上的病原体不断地传播到人类中间,而病原体从一个物种转移到另一个物种,往往会导致一种新的传染病流行,并且异常凶猛,众所周知的艾滋病、埃波拉出血热就是典型的例子。不难看出,传染病及其病原体之所以“生生不息”,是进化和自然选择的结果;笔者认为,尽管斗争形式和疾病种类会有变化,但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可能是一场永无止息的斗争,任何时候都松懈不得,如果掉以轻心,就会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研究者还指出,除了医学因素之外,许多社会因素也在制约着人类征服传染病的进程。在各种社会因素中,贫穷首当其冲。目前全世界有相当数量的人口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服务和药物,且生活贫困;人口增长和日益加快的城市化进程致使数亿人住房拥挤,造成环境卫生恶化,并且缺乏清洁水;由战争、武装冲突和自然灾害引起的大规模人口迁徙往往造成传染病大流行;某些国家和地区由于经济社会危机,原有的医疗卫生体系陷于崩溃境地,致使一些已经控制的传染病死灰复燃;此外,跨国旅行、国际贸易和海空运量的大幅度增加也加快了某些传染病的传播。

        总之,正如WHO所告戒的,人类必须对传染病的威胁时刻保持警惕,因为,历史和现实都提醒人们:传染病是人类面对的严峻而持久的挑战。  

 

     (此文原载1998611日《中国医学论坛报》)



      

希望此文对大家有帮助,欢迎大家在这里跟帖讨论,发表自己的心得与感想。祝大家早日康复!